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司法工作 » 人民调解

贵州省黔东南州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用“以美丽回答一切”筑牢人民调解第一道防线助推乡村振兴

发布时间:

字体:   浏览次数: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西江千户苗寨是全世界最大的苗寨,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东北部,平均海拔833米,面积38.59平方公里,距县城36公里,距州府凯里35公里,寨内由四个行政村共10个自然寨组成,共有农户1388户,人口6246人,苗族人口占99.5%。2008年旅游开发前,西江千户苗寨是一个经济落后、贫困面广、文化保护乏力的传统村落,虽然坐拥丰富的苗族文化遗产,但“富饶的贫困”是其典型特征。第三届贵州旅游产业发展大会的召开开启了西江千户苗寨全新的乡村发展道路。历经十年,该地区旅游接待人数和旅游综合收入从2008年的78万人次和1亿元,猛增到2017年的606万人次和49.91亿元,分别增长了7倍和49倍。2008年旅游开发前,西江全村有1500多名村民外出打工,2007年村民人均收入仅1700元,旅游开发后,外出打工村民纷纷回流,旅游收入已经成为村民主要经济来源。2017年,西江千户苗寨村民人均收入达22100元,是2007年的13倍。通过旅游开发,整个西江千户苗寨村寨面貌得到有机更新,传统生计方式得到升级转型,旅游品牌日益响亮,民族文化得到保护发展,生态环境日益改善,乐居乐业乐游的和谐景区已经形成。
         旅游开发在给西江苗寨社区各主体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多矛盾,和旅游开发前家庭养老纠纷、山林田土纠纷、邻里纠纷等基于社区内部的纠纷不同,旅游开发后还出现了不少村民与游客、村民与管理者、村民与商户等主体之间的矛盾。经营垄断、摊位管理、利益分配、征地拆迁、修房建房等问题一直是引发各方矛盾与纠纷的关键性因素。这些问题西江每年都有发生,为充分发挥人民调解在化解矛盾纠纷第一道防线作用,西江苗寨用“以美丽回答一切”调解法推进化解社会矛盾,在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中,为助推乡村振兴,创建平安、法治西江景区作出了积极贡献。经过多方主体的共同调解、协商、妥协,这些矛盾纠纷都在西江范围内得到有效化解,基本实现了“小纠纷不出寨”“大纠纷不出镇”的良好局面。
         一、主要做法    
       (一)建立“四室一体”的矛盾纠纷处理体系
2008年以来,为不断处理、化解日益增多的矛盾纠纷,西江苗寨建立起议榔室、行业协会调解室、村镇矛盾纠纷调解室和旅游法庭等四个调解机构共同来处理、化解西江苗寨出现的各种矛盾与纠纷。
        1、议榔室
        议榔室是西江苗寨最为传统的一种调解方式,议榔是由寨老、方老、村寨的榔头组织的、自主自理时期部落间与部落内部一种议事形式,是一个地方最高的权力机构,在无国家机制管理的情况下,民间自发议定一些管理规约,并要求大家共同持整个地区内部的关系能够协调平衡,议榔室调解一般都要邀请苗歌歌师结合矛盾纠纷特点先唱调解苗歌,缓和当事人气氛后再依照榔规民约来具体调解,议榔调解主要解决一些邻里纠纷、家庭矛盾、民风民俗等方面的矛盾纠纷。如:西江镇西江村李某(男,现年76岁,农民,身体经常患病)和侯某(女,现年75岁,农民,右脚残疾)于1976年结婚。婚后生育有一子两女。李某的两个女儿长大后,出嫁到他乡成家生活,唯有儿子李某红在父母身边,并共同生活。西江千户苗寨开发领域景区后,李某在西江景区里有门面三间,每年收入门面租金30万余元。2011年11月李某的儿子喜结良缘,与张某(女,现年35岁)结婚,先后生育有一对子女。2016年11月苗年节日期间,由于李某和侯某夫妇因治疗疾病没有压岁钱送给孙子女,以前李某夫妇都在苗年节初一到初五期间给孙子孙女送压岁钱的,少的则每人100元,多则每人500元。苗年节过后,张某闷闷不乐,认为自己平时给公婆烧饭、洗衣等孝敬也不错,可是公婆有钱却没有给儿孙压岁钱,是农村典型的“守财奴”,对自己的子女很不公平,便怀恨在心。张某一直没有告诉自己的丈夫,而悄悄的在生活中采取冷淡、不理睬等手段对待李某夫妇,不给李某夫妇洗衣服,故意煮糊饭或者夹生饭给李某夫妇吃,经常无缘无故地给李某夫妇发脾气,扎打锅瓢,乱扔碗筷,李某夫妇生病不给钱治疗,如果丈夫给其父母问寒问暖,就以“离婚”相逼,让丈夫永远不得孝敬其父母,有时故意挑逗李某夫妇与张某及其丈夫吵架后,以便出手殴打李某夫妇。在半年的日子里,张某夫妇与李某夫妇隔三差五地发生吵架,每个月有一到两次的打架,家庭矛盾越演越烈,李某夫妇不得不将自己的儿子李某红、儿媳张某告到村调解委员会,请求教育儿子和儿媳改正错误,继续履行赡养义务,或者让儿子李某红、儿媳张某与父母分家析产,各自生活。
        纠纷发生后,申请人李某夫妇于2017年6月26日申请西江村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受理后,西江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安排本村的“议榔”调解员给予调解并于7月1日给双方当事人发送了《受理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和《权利义务告知书》。“议榔”调解员分别由“方老”、“理老”、“鼓藏头”、大小“榔头”、“活路头”等9人组成,并负责对案情予以调查取证。7月15日上午,“议榔”调解员组织双方当事人到西江景区矛盾纠纷调解中心“议榔室”进行调解。在“议榔”过程中,“方老”让各方当事人充分陈述自己的事实和理由,相互举证质证后,“理老”组织当事人学习《榔规民约》,双方当事人提高了自己思想意识,张某夫妇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意以“孝”继续赡养李某夫妇,李某夫妇坦诚接受儿媳的赡养承诺,双方签订了《赡养协议书》。
        通过“议榔”调解,申请人李某、侯某夫妇与被申请人李某红、张某夫妇通过平等协商后,双方自愿签订了《调解协议》:1、李某、侯某夫妇由儿子李某红、儿媳张某共同赡养,并养老送终,李某红和张某要以善孝敬李某、侯某,不得辱骂、遗弃、采取冷暴力等方式虐待李某、侯某;2、李某、侯某夫妇愿意在离世后将在西江的三间门面作为遗产由儿子李某红、儿媳张某继承;3、李某红、张某张某在签订本协议后当场给李某、侯某磕12个头,以表承认错误和履行自己的赡养承诺,并不得反悔。双方当事人接到《调解协议书》后表示满意,李某红和张某当场在议榔室给李某、侯某磕了12个头,公婆和儿子儿媳双双牵手和好回家。
此案例已入选“中国法律服务网(12348中国法网)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
        2、行业协会调解室
        西江千户苗寨行业协会调解室由西江餐饮行业协会、旅馆行业协会、银饰商品行业协会、娱乐场所行业协会、交通运输行业协会组成,是雷山西江商会的下属调解机构。当消费者购买商品和接受服务时权益受到损害,并投诉到西江商会或者某一行业协会,由商会指定某一协会调解处理或者某一协会自行调解处理。行业协会调解室是一个解决西江千户苗寨景区经营活动中产生的矛盾的民间行业调解单位。行业协会调解室的成立,实现了行业公平竞争、文明经商、诚信规范,消费服务等领域行业内部的矛盾自动化解,是创新社会管理全民共治的重要举措。行业协会调解室成立以来,各协会共受理消费者对会员投诉举报达26起,成功调解处理26起,纠纷金额达20余万元。
         3、村镇矛盾纠纷调解室
        村镇矛盾纠纷调解室把西江村、西江镇两个调解室设在同一地点办公,依法、依规高效开展矛盾纠纷调解工作。一般的矛盾纠纷由村调解室调解,相对疑难、复杂的纠纷由镇调解室调解。影响较大的复杂纠纷由相关部门牵头,村、镇调解室协同化解。调解未果的,引导当事人依法向法院或仲裁机构主张权利。村镇矛盾纠纷调解室共有调解人员43人,由综治委各成员单位及村两委班子人员组成,并邀请老干部、老党员、鼓藏头、活路头、寨老、族老以及“两代表一委员”作为特邀调解员。仅在2016年1月至6月,已受理纠纷58起,调解成功42起,依法由政府作出处理决定5起。2017年,西江村调解室调解成功的各类纠纷近百起。
         4、旅游法庭
        西江千户苗寨景区旅游法庭于2016年4月挂牌设立,是贵州省第一批12个旅游法庭之一,也是黔东南州首个试点旅游法庭。全庭干警均能熟练运用苗、汉双语开展审判执行活动。旅游法庭主要负责解决旅游、交通、住宿、餐饮、导服、景点观赏或者其他相关服务的旅游合同纠纷;负责解决旅游经营活动中发生的旅游产品纠纷;负责解决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与旅游经营者发生的其他纠纷。西江旅游法庭成立以来共立案受理了各类民商案件68件,已审结51件。
2016年至2018年,西江村发生各类矛盾纠纷425起调处成功418起,综合调解成功率达98.35%。
        从调解组织履行工作职责来看,西江村调解室受理矛盾纠纷211起,调解成功207起,成功率达98.1%;议榔室受理矛盾纠纷131起,调解成功129起,成功率达98.47%;交通事故调解室受理矛盾纠纷8起,调解成功7起,成功率达87.5%;劳动争议调解室受理矛盾纠纷42起,调解成功42起,调解成功率100%;消费纠纷调解室受理矛盾纠纷11起,调解成功11起,调解成功率100%;旅游纠纷调解室受理矛盾纠纷22起,调解成功 22起,成功率达100%。
       (二)利用“四个一百二”民间习惯法促景区管理
        作为苗族传统习惯法的延续,西江苗寨各自然寨都制定有村规民约。2008年以后,西江村在整合原来四个村村规民约中社会治安、安全生产、田土管理等内容的基础上,新加入了景区管理、游客管理等内容,使其更加贴近群众,更适用于景区管理,目前是西江景区管理政策的重要补充。
       《西江村规民约》的主要内容就是以“四个一百二”作为惩罚手段,即 “一百二十斤白菜、一百二十斤糯米、一百二十斤米酒、一百二十斤猪肉”。“四个一百二”主要体现在规范村民行为、维护景区秩序和村寨消防等方面。如:因用火用电不当,在本辖区内发生火灾的,按《村规民约》“四个一百二”(即:一百二十斤米酒、一百二十斤糯米、一百二十斤猪肉、一百二十斤蔬菜)处罚,并进行扫寨仪式,罚无偿鸣锣喊寨一年,所造成的损失报上级部门处理。
西江村规民约中的“四个一百二”除了用于规范社区居民们的行为以外,对于进入景区的的游客,也具有同等的约束力。2018年以来,西江苗寨景区充分运用“四个一百 二” 苗族习惯法对景区进行管理,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三)运用民间歌谣促进景区社会治理
         西江苗寨有“歌的海洋,舞的世界”的美誉。西江苗寨民间歌谣种类较多,有古歌、飞歌、酒歌、情歌等。就歌谣内容来说,很多歌谣也具有教育意义。近十年来,西江苗寨景区积极将苗歌与消防、交通安全、调解纠纷等结合起来,谱成多首《防火安全歌》《交通安全歌》和《调解纠纷歌》。除了逢年过节组织村民进行演唱比赛外,还将这些民歌制成标牌,立在景区各交通要道处,对村民和游客起到了警示、教育的作用。
         二、取得成效
         近十年来,西江千户苗寨景区先后获得了“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中国乡村旅游‘飞燕奖’最佳民俗文化奖”及“最佳景观村落”等荣誉称号,获得了“多彩贵州”十大品牌和百强品牌殊荣。西江苗寨用“以美丽回答一切”筑牢人民调解的第一道防线,经过多方主体的共同调解、协商、妥协,使各种矛盾纠纷都在西江范围内得到有效化解,没有发生因矛盾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和恶性刑事案件,基本实现了“小纠纷不出寨”“大纠纷不出镇”的良好局面,有力的助推了西江旅游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实现社会繁荣稳定,人民安居乐业,西江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分别在2015年和2018年里被贵州省人民政府授予“全省先进人民调解组织”光荣称号,西江千户苗寨景区在2017年里被贵州省司法厅、省法治领导小组授予“全省十佳法治文化阵地”。2017年7月11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到西江景区调解中心视察工作时,充分肯定了西江村立足苗族文化风俗和村民自治根基,打造符合民族特点,具有本土特色的“大数据+全民共治”综治工作模式,孟建柱书记明确指出,要善于顺应民意、尊重民俗,充分发挥传统文化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作用,让群众的事由群众商量办,实现平安和谐共建共享。
       三、 下步打算
        西江苗族是蚩尤的后裔,蚩尤战败后西江苗族的祖先历经千年苦难的奔逃迁徙最后在西江繁衍生息。但正如文化学者余秋雨先生所说,虽历经苦难,但“经过千年蒸馏,不再有忿恨的印痕,不再有寻仇的火气,不再有诉苦的兴致,不再有抱怨的理由”,而是“用美丽回答一切”。下步,我们将充分提炼融合西江苗族“用美丽回答一切”的民族文化,进一步挖掘议榔调解的内涵,拓展议榔调解的外延,提升议榔调解的功能和作用,着力打造雷山县西江“美丽”调解中心建设,形成独具特色的“美丽调解法”。主要构想为,围绕“用美丽回答一切”,以美丽调解为主题,美丽和解为初心,充分发挥民族文化在调解中的作用,编写苗族歌曲促调解,编排苗族歌舞促调解,编创舞台节目促调解,打造议榔调解升级版,旅游与调解结合版。我们将把“美丽调解法”拓展适用于所有的旅游纠纷,包括游客与村民、游客与游客、游客与商贩、商贩与商贩之间的纠纷。我们将规范美丽调解程序,在调解工作中首先为调解对象送上美丽的雷山银球茶,欢迎调解对象来到美丽的西江;然后由主持人介绍西江苗族“以美丽回答一切”的特色民族文化,让调解对象记住“追寻美丽、享受美丽、留住美丽的初心;之后让美丽的苗家姑娘为调解对象演唱苗族“调解纠纷歌”,敬上香甜的苗家米酒,让调解对象在感受苗族和谐文化中进一步缓和情绪;最后由调解员进一步释法析理,促成当事人握手言和。总之,就是让调解对象在独具民族文化特色的调解过程中,感受到苗族文化的感染,感受到“美丽”的初心,自觉追寻“美丽”的初衷,自觉抓住“美丽”的光环,自觉营造“美丽”的人际关系,自觉回归“美丽”的愉快旅途,最终形成支持调解、配合调解、达成和解的“美丽”调解大氛围、大格局,为营造和谐的旅游秩序、为景区的和谐发展、为“美丽”的西江建设提供独具特色的调解服务。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